5G网络有助于传播新冠病毒?近两个月里,这种荒谬的理论在欧美国家网

5G网络有助于传播新冠病毒?近两个月里,这种荒谬的理论在欧美国家网

5G网络有助于传播新冠病毒?近两个月里,这种荒谬的理论在欧美国家网

5G网络有助于传播新冠病毒?近两个月里,这种荒谬的理论在欧美国家网络空间里如野火般传播,并煽动起一系列线下暴力事件。英国及欧洲各地自3月底以来发生上百起手机信号塔等电信设备遭纵火破坏、通信工程师遭辱骂袭击的恶性事件。近日,美国联邦多个部门警告称,美国多州面临手机信号塔遭暴力破坏的风险。

为什么在受教育程度普遍较高的发达国家会出现如此荒唐的一幕?为什么继欧洲人后,越来越多的美国人信以为真?人们能找到“悬崖勒马”的办法吗?

“奇葩说”从何而来

美国广播公司5月17日援引美国国土安全部、美国联邦调查局和美国国家反恐中心的两份报告称,将新冠病毒传播与5G技术的推广相关联的阴谋论正在全球各地煽动起针对通信基础设施的攻击;随着病毒继续蔓延,这些攻击可能会升级,在美国几个州已出现向5G设施纵火、攻击电信工作人员的情况。上述报告提醒美国联邦高级官员和各地执法机构提高警惕。

英国科技网站Wired称,自3月30日以来,英国各地发生了数十起针对移动电话杆的纵火袭击;自4月1日以来,英国电信集团旗下网络设备公司Openreach员工报告了数十起辱骂事件,包括部分并未参与安装5G设施的工程师。原因都是,人们认为5G设施在某种程度上加剧新冠病毒的传播。

“这是一个未经证实、且不可能被证实的理论。”《今日美国报》称,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合法医生、研究人员、工程师或科学家发现任何证据,证明5G会导致或帮助病毒传播,也没有证据表明暴露在5G信号下会引发新冠病毒症状。美国广播公司称,这一理论完全虚假,与正统科学无关。5G网络由手机发出和接收的无线电波,以及相关的信号发射塔组成。5G无线电波是非电离辐射的电波,不会造成任何细胞损伤,只是比已有的蜂窝通信系统更好地穿透建筑物、更快地传输数据。

那么,人们不禁纳闷,5G传播病毒的怪诞理论究竟从何而来?

美国Vox网站称,美国新闻评级网站NewsGuard分析师约翰·格雷戈里首先在一家名为“愤怒的绵羊”的法国阴谋网站上发现了一篇将5G与新冠病毒大流行相联系的博客文章,发表日期为1月20日。

两天后的1月22日,比利时一家小报《Het Laatste Nieuws》刊登了一篇对不知名的全科医生克里斯·范·科克霍芬的采访。标题为:5G威胁生命,但没人知道。这名博士称,5G是危险的,可能与新冠病毒有关。尽管这家报纸几个小时后以“没有事实根据”为由,从网站上删除了这篇文章,但为时已晚。这一说法已经在“脸书”的英语页面上传播开来。

格雷戈里和一些分析人士对此并不惊讶,理由有三条。

首先,与手机信号有关的阴谋论屡见不鲜。从上世纪80年代的高压电源线到上世纪90年代的移动电话,新生事物总能引起一些人毫无依据的安全担忧。有人猜测,使用手机可能会导致脑瘤和皮肤癌。“当5G技术开始推广时,过去的很多担忧都被移植到5G上。”英国事实核查网站Full Fact编辑汤姆·菲利普斯指出,其根源是对5G技术的困惑和担忧。

其次,对于很多人来说,新冠病毒和5G在全球部署的时间线或多或少是一致的。一些人自然而然地认为,两者之间存在某种联系;另一些人指出,政府在这场全球危机中隐藏了一些东西。

最后,新冠病毒大流行这样的灾难性事件引发集体恐慌,为阴谋论提供了肥沃的土壤。爱尔兰都柏林城市大学研究员艾琳·库洛蒂称,新冠病毒的突然暴发让人们感到威胁、失控,需要一个同等“戏剧性”的解释。这也是阴谋论最吸引人的地方——将复杂事务简化成单一叙事,将某个人、某件事归为“替罪羊”,给人们更多控制感。

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助理教授凯蒂·派恩认为,人们感觉自己被信息淹没,但又找不到自己想要的信息,因此可能更愿意相信一些古怪的说法。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指出,有关5G网络的担忧和争议由来已久,之所以演变为“5G传播新冠病毒”主要有两重背景,其一,人们对5G这样的新生事物的认识有阶段性,网上众说纷纭,而相关行业协会和国际组织并没有给出统一的说法,给阴谋论预留了空间;其二,认知上的漏洞受持续的疫情危机所刺激,人们很容易将可视化的5G信号基站作为发泄和攻击的目标。

边缘论如何主流化

舆论普遍认为,5G阴谋论在较长一段时间里都处于边缘地带。那么,它又是如何从边缘消息进化为主流话题的?

英国Wired网站认为,人们对病毒大流行的高度关注,对病毒来源和工作机理信息缺乏,以及随之而来的恐惧和不确定感,使得陈腐、边缘的阴谋论成为舆论主流。3月中旬起,它从默默无闻的“油管”频道和“脸书”页面,进化到全国性的新闻标题,并对现实世界产生影响。人们烧毁英国各地的5G基站以示抗议,政府部长和公共卫生专家被迫回应并驳斥,也给上述理论提供更多氧气和时间。

“有影响力的人物和事件把它放大了。”美国Vox网站称,在掀起舆论风浪前,5G阴谋论这颗“脓疮”至少已在网上持续溃烂了2个多月。直到名人开始告诉“粉丝”5G和病毒流行之间的联系时,这个故事才真正开始。

3月,当美国当红歌手凯丽·希尔森在“推特”上发帖时,人们的兴趣激增。4月初,当英国多达50座手机信号塔遭攻击、成为头条新闻时,人们的兴趣再次高涨。随后,这一阴谋论受到一众名人推波助澜。4月3日,美国说唱歌手维兹·哈利法在“推特”上发文;同一天,美国演员伍迪·哈里森在“照片墙”上发布了一段视频。英国说唱歌手M.I.A.、英国拳击手阿米尔·汗、美国演员约翰·库萨克和英国电视名人阿曼达·霍尔顿都在同一时期与数百万“粉丝”分享5G与新冠病毒有关联的想法。

一时之间,这一理论变得几乎无法刹车。“一名医生能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发表如此离谱的言论,自然而然地给了一批渴望得到关注的名人借题发挥的机会。”《今日美国报》称,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向全世界公开宣示,引来一群忠实的追随者,阴谋论就这样被助长了。

“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人传播这类阴谋论,越来越多的美国人似乎相信了。”美国国土安全部前代理副部长约翰·科恩近日向美媒表达担忧,他们可能会实施具有破坏性的暴力行为,从而制造危险。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认为,这一阴谋论在美国传播说明三点,其一,本应在重大疫情危机前有所作为、发布权威信息的美国政府应对不力,信息传播不畅;其二,西方国家政治上的困境导致民众在“后真相时代”偏听偏信;其三,社交媒体特殊的传播途径,强化了虚假信息的负面影响。(记者安峥)

责编:吴正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