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WeWork让软银集团损失了7208亿日元(约合人民币477亿元)

投资WeWork让软银集团损失了7208亿日元(约合人民币477亿元)

投资WeWork让软银集团损失了7208亿日元(约合人民币477亿元)

投资WeWork让软银集团损失了7208亿日元(约合人民币477亿元)。
5月18日,软银集团发布了截至3月31日的2019年财年及第四季度财报。财报数据显示,软银集团2019年第四季度经营亏损1.35万亿日元,创历史新低。归属软银母公司的净亏损为9615.76亿日元,2018年同期的净利润为1.4112万亿日元。
对于亏损原因,软银称主要系旗下愿景基金的投资项目出现巨额亏损。
财报数据显示,2019财年软银愿景基金亏损高达1.9万亿日元,而其2018年同期实现利润1.26万亿日元。仅在2019年第四季度,愿景基金投资亏损就达到1.1万亿日元。
软银集团在2017年成立了愿景基金一期,总规模高达1000亿美元。而在愿景基金的投资中,美国共享办公企业WeWork使得其承受了大规模的亏损。
在软银集团的财报中提到,与WeWork投资相关的部分损失为7208亿日元,WeWork目前的估值已经跌至29亿美元,而其巅峰时期的估值曾高达470亿美元。
在经历了2019年10月份宣布从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正式撤回招股说明书,无限期推迟IPO、高达470亿美元的估值大幅暴跌、创始人离任、业务和人事的重整等一系列的事情之后,这家曾被认为是美国独角兽公司之一的共享办公鼻祖的公司至今仍未走出困境。
作为WeWork的大股东软银集团曾计划在2019年11月份按照19.19美元/股的价格收购价值高达30亿美元的WeWork股票,其中包括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前任首席执行官亚当•诺伊曼(Adam Neumann)手中高达9.7亿美元的股份。
当时路透社报道称,软银集团对收购要约文件需要进行技术性修订,因而收购要约被略微推迟。按照软银和WeWork此前签署的协议,软银同意了一份95亿美元的拯救WeWork计划。包括从公司股东手中购买价值约30亿美元的股份,软银购买的价格是2015年以来最低的水平。另外,软银还向该公司提供了65亿美元的债务和股权融资。当时,软银还计划对WeWork的合资企业进行换股,即软银旗下愿景基金(Vision Fund)除日本合资企业之外的区域性合资企业所持有的所有权益,将以每股11.6美元的价格换取WeWork股份。在所有的交易完成之后,软银将获得WeWork大约80%的股权,换股计划本应在4月1日完成。
但此后软银决定放弃30亿美元对WeWork的要约收购,这对还在遭遇资金链危机的WeWork来说无疑是一次重大的打击。因为只有在软银完成收购之后,WeWork才能从软银这里获得11亿美元的债务融资。
在软银决定终止该笔要约收购之后,目前仍是WeWork联合创始人、董事的诺伊曼选择起诉软银集团,原因则是其终止了此前向WeWork股东提出的30亿美元股票回购要约。诺伊曼在诉讼中指控软银及其软银愿景基金在4月1日正式宣布放弃股票回购要约前“秘密采取行动破坏”了这一认购协议。而诺伊曼已经在5月4日向美国特拉华州法院递交了诉讼书。
诺伊曼提起的诉讼指控软银和愿景基金通过向其投资者施压,要求其不要放弃本可以让重组得以通过的某些权利(包括优先购买权和共同销售权),从而“破坏”了在中国合资企业的扩张进程。
软银首席法务官罗布·汤森(Rob Townsend)在一份声明中表示:“针对这些毫无根据的指控,软银将积极为自己辩护。根据亚当·诺伊曼同我们签署的协议条款,软银没有义务完成诺伊曼先生,也就是这一股票收购交易的最大受益者,寻求出售近10亿美元股票的要约。”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